威尼斯人集团

首页> 投资者关系> 发展前景
投资者关系
发展前景

(一)行业格局和趋势

1、行业竞争格局

2018年,贸易紧张局势的加剧以及由此带来的不确定性上升,对全球贸易和商业环境带来不利影响,进而影响到各国经济走势。但得益于国家一系列措施推动,2018年,中国外贸及内需市场均保持较稳健的增长态势,区域港口整合、航运联盟调整、船舶大型化导致港口间竞争愈发激烈。同时,国家推进外贸进出口环节降本减负,港口行业主管部门及物价部门对港口、物流企业涉企收费检查,促使港口企业必须更加关注合规经营。

2、行业发展趋势

目前,我国港口布局基本形成以主枢纽港为骨干、区域性港口为辅助、小型港口为补充的层次分明的体系。港口行业发展表现出以下主要趋势。

(1)港口整合继续深入。在近年港口资源整合基础上,港航业专家预计我国未来港口发展将呈现以下特点:一是跨区域整合逐渐增多,港口间协同合作超越省级行政区划;跨行业整合逐渐增多,大型航运、物流综合产业主体逐渐加大与港口行业的合作和整合力度;港口整合之后,内部的改革和运营机制重构将赋予港口发展新的动能。

(2)港口泊位大型化。由于节能环保及成本压力,船舶大型化成为近年来全球航运发展的主要趋势之一。船舶大型化在降低港口作业成本的同时,也要求泊位更加大型化、深水化,同时对航道、周边配套等硬件设施提出了更高要求。

(3)港口业务多元化。港口作业重要物流节点,在打造装卸、仓储、转运等传统业务基础上,为提高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也为增强港口市场竞争力,普遍向航运、物流等上下游领域拓展,开展海铁、江海、内河等多式联运业务,完善内陆网络布点渐成趋势。

(4)港口管理信息化。提升港口生产经营信息化水平,对港口进一步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在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支撑下,港口信息化将从关注内部生产管控,逐步向以客户为中心,提升增值服务,产生经济效益方向转变。

(二) 公司发展战略

加快打造全球一流的港口运营企业,树立我国海洋港口发展新标杆。公司将紧紧围绕党的十九大和省第十四次党代会分别提出的“加快建设海洋强国”、“积极实施‘5211’海洋强省行动”和“把宁波舟山港建成国际一流强港,打造世界级港口集群”的宏伟目标,紧紧围绕高质量发展这一根本要求,以推进“精细化、标准化、流程化、信息化”管理为牵引,持续构建“四梁八柱”,全面提升执行能力,迎难而上、锐意进取、扎实工作,为加快建设成为国际一流强港,打造世界级港口集群贡献力量,使公司继续走在国际国内港口前列。


(三) 经营计划

2019年经营计划:公司完成货物吞吐量7.92亿吨,增长2%;集装箱吞吐量2959万标箱,增长5.9%。公司营业收入预计达220亿元,利润总额37亿元。

为实现上述目标,2019年将重点抓好以下7项工作:

1、增强竞争力,推动生产经营高质量

加强统筹协调,深入推进一体化协同发展。按照“一体两翼多联”的港口发展格局,进一步完善一体化的经营机制,切实增强龙头的辐射带动能力,激发浙南浙北两翼的发展潜力,有效提升发展整体效能。国际中转方面,全面加强与主要班轮公司的战略合作,积极引导大型国际班轮公司加大国际中转配合力度,大力推进中型船公司提升国际中转业务,充分挖掘中小型船公司业务潜力,加快培育新增长点。内支线方面,切实加强宁波舟山港、温州港、台州港与其他港口之间的联动,巩固提升福州线,重点保障班期,提升进口业务量,促进内支线业务稳步增长。内贸中转方面,加大长江沿线、山东、福建、浙南浙北区域的开发力度,进一步做大省内区域分拨及省外跨区域大中转。海铁联运方面,加快海铁联运市场布点布局,省内发挥系统互动优势,形成区域揽货合力;省外主抓大客户项目,提升品牌影响力。充分发挥全省港口一体化优势,做好主要散杂货种生产经营分工协作。矿石方面,持续优化“统一经营、分工负责”机制,加快鼠浪湖码头能力提升。全力打造全程物流平台,加快推进规模化的混配矿、常态化的分拨分销、信息化的全程物流。煤炭方面,加快理顺煤炭业务管理体系,增强总体协调能力,确保煤炭装卸费率稳定。大力开发内河疏运货源,为客户提供全程服务。原油方面,紧盯市场动态,加强货源组织,巩固既有货源,全力减少货源分流。液化油品方面,加快推进青峙化工码头泊位升级和新建储罐能力释放工作,扩大进出口量。引导贸易商仓储前移,争取乙二醇进口量回流。汽车滚装方面,做好规模大、实力强的物流商引进工作,大力推进汽车滚装业务增长。黄沙方面,加大黄沙市场培育力度,提升黄沙业务总体竞争力。粮食方面,全力推进粮油分拨中心建设,抓紧拓展长江中上游腹地客户粮食散改集业务。

2、增强保障力,推动安全环保管控高质量

强化责任落实。按照“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齐抓共管、失职追责”及“三个必须”的要求,全面落实全员安全生产责任制。强化重点区域、重点单位、重点部位和关键环节风险管控。开展化工园区、原油作业、危险货物集装箱堆场、加油站、加气站、油漆仓库等涉危区域的安全风险评估,明确安全生产风险等级,制定安全管控措施,提高防范能力。健全隐患排查治理常态化机制,重点加强对涉危区域、交通领域、消防系统、机械设备等安全隐患排查,严格按照“五定”要求,落实整改措施。对照政府规定要求,加强事故风险分析,明确应急管理职责,加快形成体系完整、分工明确、上下衔接的应急预案体系。加大对安全生产新技术、新设备、新工艺和新方法的研究和应用,加强先进适用的科技成果在事故预测预警、防治控制、抢险处置等方面的推广应用,增强安全工作的主动性、预见性和科学性。同时,加大安全教育的投入力度,进一步提升从业人员安全素质。

3、增强组织力,推动港口服务高质量

进一步优化业务服务质量考评办法,优化生产资源配置,提高生产信息化水平,全面加强与船公司沟通,加大指标考评力度,不断优化推广箱循环系统,持续完善高峰期应急预案,切实提升集装箱服务效率水平,让客户满意放心。全面加强统筹服务能力,科学安排各类船舶作业计划,切实做好码头减载靠泊、抗风浪、防台防汛等工作。推进无人机和低能见度系统项目建设,尝试直升机引航,实现船舶雾航作业新突破。不断优化对外沟通协调机制,推动口岸环境、航道环境、锚地环境改善,提高来港船舶各货种的作业效率,加快船舶周转,提升港口生产效益。加强与气象部门合作,提升风、雾、台风、强对流天气的把控能力,最大限度降低天气因素对港口生产带来的不利影响。

4、增强管控力,推动内部管理高质量

健全规范透明、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全面预算制度,推进预算编制流程化、标准化、信息化,增强预算的严肃性和有效性。进一步压缩层级,推进管理集约化、扁平化和资源利用最大化。优化成本考核,将考核层级下移至基层厂队、班组,实现全方位管理。加大费控系统的推广应用,加强费控系统与业务系统的互融互联,实现成本费用支出信息化。强化应收账款催收和考核机制,规范收款放货流程,严格控制坏账风险。健全完善资产处置、租赁、划转、评估、保险等管控制度,做到工作流程化、标准化,促进资产结构优化。加强设施设备及物资管理,试点推广标准化管理方式,进一步提高利用率和综合利用率。规范公司治理。切实做好上市公司在机构、人员、业务等方面的独立性,进一步规范公司治理。扎实做好“三会”和信息披露工作,促进公司健康发展。

5、增强战斗力,推动人力资源高质量

对标公司高质量发展对干部队伍的新要求,强化激励措施,营造肯担当有平台、善担当有位置的氛围,进一步激发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加快年轻科级干部的培养选拔,确保干部队伍梯队结构矛盾有效缓解。坚持依法合规、和谐稳定、富有活力的用工原则,持续推进用工管理的规范化和高效化。遵循与时俱进、因地制宜原则,通过一体化管理、科技化手段、市场化方式优化用工管理。用好新政策、强调规范性、坚持优化分配,进一步发挥薪酬的正向激励作用。进一步统筹成熟型与成长型、港口生产型与辅助型,以及不同区域间单位的工资总额分配。薪酬分配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与个人绩效、工作业绩紧密挂钩,合理拉开内部分配差距,切实发挥薪酬分配的积极作用。

6、增强辐射力,推动投资建设高质量

加快投资建设。以长江、沿海和国际化战略为指导,坚持业务联动原则,积极寻找推动优质港口项目,为公司长远发展蓄势蓄力。进一步完善项目投资顾问制度,做好股权投资可行性分析,控制投资风险。继续完善股权投资管理制度体系,不断推进股权投资项目流程和文本规范化、标准化建设,提升企业投资管理效率。提升对下属企业的三会管控质量,加强各级管理公司的管理水平,提高队伍素质。加快工程建设。加快推进梅山二期、中宅二期、北仑通用泊位改造、穿山1#集装箱码头、金塘大浦口集装箱码头二阶段等重点基建工程项目。认真做好鼠浪湖码头三阶段、通用泊位改造、穿山1#泊位、中宅码头二期等工程项目相关设备技术工作和设备采购、现场安装调试等工作。着力推进梅山二期桥吊、龙门吊远程控制系统,以及鼠浪湖混配矿系统的安装、调试和运行,确保早投产、早收益。

7、增强驱动力,推动科技创新高质量

加快智慧港口建设。优化N-TOS控制系统,实现码头自动配载、多路作业共享。全面完成企业危险货物标准化程序化智能化管理示范工程项目,推进内外理智能一体化,加快下一代无线宽带专网应用,精心部署北三集司LTE无线专网系统。继续推进无纸化,复制和推广港口单证规范化、标准化、信息化,构建物流生态新模式。加快绿色港口建设。扎实推进绿色港口创建,加强项目执行情况的督促和检查,确保项目顺利通过验收。进一步完善能源管理机构,不断健全节能减排制度体系,推进能耗精细化管理,全面实现能耗考核与组织绩效挂钩模式,切实降低能耗水平。大力推广应用桥吊、龙门吊远程控制、智能理货等技术,降低职工劳动强度和人工成本。加大节能新产品、新技术、新能源等推广应用力度,进一步优化装卸工艺,扩大节能减排成果,加快打造绿色港口。


(四)可能面对的风险

1、市场风险。港口行业属于国民经济基础产业,行业发展与宏观经济形势具有较高的关联度,特别是与国际贸易发展状况密切相关。长期以来,宏观经济和国际贸易的快速发展对港口行业发展起到了显著的拉动作用。近年来,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从整体来说,2019年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加上贸易摩擦带来的变数等,都有可能会影响国际、国内贸易量,进而影响到我国港口行业的经营状况,很可能给公司的生产活动和经营业绩带来影响和不确定性。

2、行业风险。国内外航运市场具有较强周期性,运力供需和价格都呈现出波动性特征,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指数)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呈下降趋势,处于低位运行,上述波动将对公司的运营业绩产生影响。

3、经营风险。公司的集装箱业务在省外的交叉腹地、间接腹地的揽货难度较大,业务拓展短期内难有较大成效且具有不确定性。新常态下,航运市场供求关系已发生重大变化,由“港方市场”向“货方市场”变化;随着周边港口相关专业码头,特别是矿石、煤炭等散货类码头的建成投产,港口产能过剩问题已经显现,对公司吞吐量贡献度大的铁矿石、原油、煤炭、液化品等主要基础货种面临的分流压力日趋严重;2018年,浙江省政府颁布了《浙江省口岸提效降费减证行动计划》,可能对公司营业收入造成一定的影响;同时劳动力、土地等资源要素成本持续上涨,港口可利用的岸线资源逐步萎缩,港区环境保护与节能减排要求进一步提升;此外,航运联盟化发展削弱了港口话语权,而口岸服务环境较国内外一流的口岸尚有一定的差距,有待持续改善。